特朗普:我一直知道流行病是可能发生最糟糕的事之一


卢沙野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作为中国的医疗专家,您和法国医学界交流频繁,您对法国当前疫情的发展和走向怎么看,您和法国同行在合作抗疫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对中法合作抗疫有什么建议?”

在被问到中国向欧洲疫情严重地区提供帮助的问题时,他竟然说,美国付钱给世卫组织,而中国毫无作为。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美国在拖欠国际组织会费方面的记录举世皆知,它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本该为人类多作贡献。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意与美国攀比,但从来都是认真履行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义务。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我们每年交纳会费5740多万美元,自愿捐款470多万美元。为抗击新冠疫情,中方还宣布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的额外捐款。全球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合作,主动向疫情严重国家(包括美国)提供大量支持和帮助,既提供物资支持,也分享抗疫经验,目的就是要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挽救更多的生命,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胡克斯特拉大使把中国的这些贡献说成为疫情“承担责任”,不知道是基于什么逻辑。如果是想说美国不需要得到中国的合作,请直说无妨。

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先生非常活跃,但似乎把精力用错了地方。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

本文开头说胡克斯特拉大使对于诬蔑中国、破坏中荷关系乐此不疲,是有根据的。我们浏览了他今年以来发的推特,中伤或影射中国的多达十余条。这还不包括他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社交活动等场合的言论,有的甚至以赤裸裸的语言对东道国内政指手画脚。人们只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由于他的个人水平和风格,还是由于遵循华盛顿的指示?

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希望能有“中美学者联名呼吁”,但未果。公开信完成后,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遭到婉拒。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但均被婉拒,或多日不予回应。王文说,从这点来看,他非常赞赏《外交学人》的包容与开放。

张文宏表示法国目前病例数加快,病死率也不低,将近9%,意味着在法国的局部地区老年人住院遇到困难。

香农·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香农说,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4月3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华山医院感染科教授张文宏和六名在法同胞共同参加了此次连线直播。